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1的文章

【X-Men | Charles/Erik】First Contact

圖片
啊啊啊啊我好想撲上去!!!


好像越寫越多,但是仍然是 G......
不要鞭笞我,Erik 的心防很難突破的,我也想寫 porn 但是沒辦法啊!!


配對:Charles/Erik
等級:G
聲明:I own nothing.


(本文收錄於PROCESS中,此篇為試閱。)

【X-Men | Charles/Erik】First Night

圖片
時間不多所以我長話短說。

我大概跌入了和PB或GK相較起來絲毫不遜色的深淵裡,如果最近我對其他事情提不起興致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所有的心神都放在Fassy身上,我想要撲倒他(太直白了!)。


UNNNNNNNNNNNF!!!!!

配對:Charles/Erik
等級:G
聲明:I own nothing.


(本文收錄於PROCESS中,此篇為試閱。)

【X-Men FC】First Love

圖片
刊頭第一張就這麼廚是怎樣。
出自《Inglourious Basterds》

自從禮拜二看完My-MenX-Men之後我就一直發瘋到現在,Twitter和Plurk的Timeline上都被我洗版,我對不起大家!!我知道我很煩,但是我還是要洗你們的版ㄍㄢ(ry


啊啊啊啊我已經淪陷了我無法自拔了Erik你怎麼可以這麼帥這麼矜持這麼禁慾這麼口嫌體正直講德文怎麼可以這麼性感發動磁力的時候魅力也跟著爆表我不行了噴血

在電影院的時候為了不要吵到其他人所以我滿腔滿腹的尖叫都憋在肚子裡無法爆發,只能在座位上扭來扭去一邊無聲的哀鳴:媽媽這部電影真的豪好看啊!!!

X-Men的前幾集電影除了金鋼狼前傳外我都有看過,但三部曲最終部的《最後戰役》給我印象十分之差(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在戲院看的),導致一開始看到大家在討論X-Men時我還在心裡偷偷想說:
口亨!老萬就長那樣年輕的時候會有多帥嘛我不相信你們這些花痴的傢伙!!

結果自己看完後............

不!!!我錯了Erik可愛爆了拜託讓我加入你們的討論和團隊我的能力是意淫別人我可以把想像的一切化為文字拜託我很有用的讓我加入新世界好嗎!!!


整一個活色生香~

《短篇》Sometimes

我常在整理舊書的時候發現許多令人意外的小驚喜。

有時候是一張被當成書籤的杯墊(而且常常是限量版)、一枚被壓扁的啤酒瓶蓋、一顆老式風衣上的金屬鈕釦或各種因為某些意外被塞進書裡的小東西。

常常你會很好奇這些東西究竟是如何被塞進書裡放回架上,最終在大掃除時被整理出來,丟到回收處賣出,而竟然沒有人發現。

在這些被塞進來的東西裡最讓我驚訝的是一本書,沒錯,一本書被塞進另一本書裡。

我的印象還很深刻,那是一本暗褐色字體燙金的精裝詩集,這樣子的書在二手書店裡並不常見,詩集的銷售量雖然比不上其他種類,但它的讀者們卻都非常忠實。尤其是精裝版,那些限量發行的東西價格總是特別昂貴。

我記得曾經有一個人,他唯一的工作就是站在街角大聲朗誦詩集,他能夠用不同的語調、表情、節奏來表達一首詩,就像那些詩句來自情緒裡的某處,而他是用靈魂在閱讀。

那時候我還沒有開始經營二手書店的生意,所以每天都會在去酒吧的路上看見他,久而久之就變成他的忠實聽眾,我們甚至養成了一種默契,他會在我站在那個屋簷下時才開始朗誦新的一段,而我也從未辜負他的期待。

我知道他會在一天工作結束後到酒吧裡喝幾杯最便宜的萊姆酒,所以我總是給足夠喝三大杯的小費,好讓他能醉醺醺的結束這一天。

後來在某個寒冷冬天的早晨我一如往常走到我的屋簷下,卻發現他背靠著牆,坐在他貫常會出現的那個轉角處,雙眼緊閉似在深眠,貼在眼下的睫毛上頭結了一層薄薄的白霜,手中仍抓著僅有的那本詩集,像是下一刻就會立刻起身,再度精神抖擻的開始朗讀。

但我知道我再也看不見這個景象了。


在回憶裡我小心翼翼地翻開封面,印入眼底赫然是一行稚氣的簽名,我又翻回去確定自己的確是翻開一本精裝書而不是兒童練字本……

第一頁上的筆跡不僅生澀,拼字顯然也出了一些問題,正中間寫著一個被劃掉的乳製品(dairy),下方又以更誇張的筆法寫上日記(diary),紙張的右下方率性的寫著諾亞‧邁爾斯,看起來應該是個男孩。

藉著從閣樓天窗灑下的微弱光源,我翻開第一頁。



◎◎◎


那其實不算是一條河。

只不過所有的排水溝都會通向那裡,所以看起來就好像是河道的延伸。要是不幸的連下好幾天雨,水位就會漸漸往上蔓延,逼近橋面。這時候過河的交通便中斷了,住在這附近的居民無法去市中心比較熱鬧溫暖的酒吧,只好轉而到這裡來喝幾杯啤酒,順便抱怨一下天氣。

所以它被叫做淹水酒吧,這個名稱也是很容易理解的。


現在回想起來那天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