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4的文章

【Dead Ringers | Elliot/Beverly】 Somnambulism

圖片
某一天我看完Janusrome和卡羅推薦的Dead Ringers,然後感覺被導演深深地傷害了......


Dead Ringers這整部片真是拍得讓我痛徹心扉,想找導演好好談談人生。

簡直不能再更愛最後一段的手術。打從Bev打開家門那剎那開始我就開始哭,然後一直哭到Bev隔天起來像遊魂一樣夢囈,再到他出門去打電話,然後哭到他回去找Elly。

真的非常喜歡,因為基於對彼此的信任,所以放心將自己不擅長的事情交給對方,因而造就了兩人走向極端,這樣的描述。這個切入的角度改變我之前認為雙胞胎應該保持一致的看法,一致並不是說要一模一樣,而是彼此要趕上對方的腳步,用他的眼看,用他的鼻嗅聞,用他的嘴去嚐試,雙方都這樣去同感對方,因而保持同調。


其中有一段是這樣:Elly相信Bev會自己控制用藥的劑量,然後他便出門辦事,路上他也依照他給Bev的藥,自己吞下了同樣的數量。他說,Bev的血就是我的血,他的感覺就是我的感覺

他的女朋友/性伴侶一把拍掉他的藥丸,大聲說,你們是分開來的,他的血不會流進你的身體裡,你是自己吃下這些藥的。Elly看了他一眼,好像女人什麼也不懂。

真的好喜歡這樣的表現方式。



配對:Elliot/Beverly (無差)
等級:R.
特別註明:雙胞胎、近親、三色堇表Claire
聲明:I own nothing.

【Chronicle 超能失控 | Matt/Andrew】 A Long Way Down

圖片
Chronicle(台譯:超能失控),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版海報。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喜歡到看完後是一邊哭著一邊騎車回家,邊告訴自己一定還要再看一次。

Chronicle讓我想起尼克‧宏比那本著名的自殺聖經(亂取的)《往下跳》,裡頭有幾句話我覺得很棒。

「可以取笑任何不快樂的人,只要你夠殘忍。」
「把整件事做個總結,雖然我們很難說這一切都可以或願意被總結。現在年輕人就是這樣,不是嗎?他們看了太多完美結局,以為一切都該有個總結,配上微笑、淚水,而且還要揮手。每個人都會有所領悟、找到真愛、看出過去的錯誤、發現一夫一妻制或身為父親或孝順父母或生命本身的快樂。不過在我的年代裡,電影最後會有人飲彈,而且還只學到生命是空洞、無趣、殘酷與短暫的。」
「任何覺得簡訊好笑的人都不會自殺。」

我認為每個人之所以在早上醒來時還願意呼吸,是因為他們相信某種東西。也許是重要的人、重要的事情或重要的事物,每個人都有,無一例外。因為像我們這麼脆弱的生物,是沒有辦法接受自己被摒棄在世界之外的。

A Long Way Down.

瘋狂是一瞬間的事,但走向瘋狂卻是一段隱諱的過程。

Andrew這個角色絕不是某一天醒來,突然決定要毀滅世界,他只是,你知道,每個人都曾有過的那個念頭……

FUCK the WORLD.


配對:Matt/Andrew
等級:G
聲明:I own nothing.


寫到最後,我發現最難下筆的並非描寫Andrew的心理狀況,而是究竟Matt要怎麼做我才能夠也願意原諒他,原諒他拋棄他的朋友,原諒他的自以為是最後搞砸一切,原諒他的言不由衷,原諒他只在乎「大部分人」的利益,而非Andrew,這個明明才是那個需要幫助的人。這篇文章會寫這麼久的原因也在此。我沒辦法寫出言不由衷的東西,所以後頭的走向一直拿捏不定,不確定自己究竟要如何讓Matt懂得Andrew的幽微心理。

經過了快兩年的時間,我最終明白也體會到,仍是必須要遇到那個會用「你是特別的」這種眼神看你的人,就算這個人最後不會一起走下去,但那起碼是個體驗,透過他體驗到這個世界美好的地方,早晨陽光會有不同顏色,入睡前總是揣著甜蜜的希望。只是電影裡的Andrew沒有那麼幸運,而我最後終於可以放下這篇文章了。

20120211-20140214


【X-Men | Shaw/Erik】 五次Shaw和Erik相遇,一次Erik吻了他

本篇是 Kink Meme Slots 中伊凡獅點的文,很抱歉我寫得這麼晚,又這麼慢,但我想我會把篇寫完的。

內文大幅提及了Sebastian Shaw過去的名字Klaus Schmidt,因為我喜歡這個名字,我喜歡Klaus這個字念起來的感覺,就像我喜歡Thomas一樣。


配對:Shaw/Erik, 微Charles/Erik
等級:PG (應該...)
特別註明:Vampire AU、重要角色死亡、BE可能(端看個人定義)
聲明:I own nothing. 時序有Bug請包涵(數學極差無法救OHQ

20131203-20140209